『文化八仙桌』沧州典藏一脉长

2019-06-13
来源:沧州日报

“文化八仙桌”系列访谈第九十四期

沧州典藏一脉长


  ◆总策划:李   冬   张徽贞

  ◆主   讲:付继泽 市博物馆馆长

            刘增祥 市政协文史委原主任

  ◆主   持:祁凌霄

  ◆执   行:刘   伟 高海涛 哈薇薇 白玉霄

  ◆摄   影:孙希旺 王丽青 边志明


  1 主持:市博物馆馆藏的出土文物,最能说明沧州历史文化的悠久。

  付继泽:大家参观市博物馆“沧海之州”历史陈列展厅时,看到的第一件文物是彩陶盆残片。这件文物把沧州的文物可考历史定格在6000年左右,也就是仰韶文化时期。另外,同一柜子里还有两件石器,右边的柜子有大量的陶器、蚌器、骨器,这些石器做得非常精细,有锋利的刃或尖,很显然是经过了打磨。这种石器出现在新石器时代。这些文物系统的说明,沧州的文物可考历史至少在新石器时代,距今6000年左右。沧州有三处新石器时代遗址,一处在沧县陈圩,另外两处在任丘三各庄和哑叭庄。

  刘增祥:沧州地区位于太行山东麓,是濒海平原,受古黄河冲积形成。地下到底埋藏了多少年的历史?比如说开封是北宋国都,宋城在现在9米以下的地方,这可以证明一千年来,黄河淤积了那么厚的地层。而黄河在周定王以前就在沧州流淌,大量泥沙冲积形成平原。现在发掘的只是陈圩这些遗址,可是在更深的地层底下还有一些文化遗存。以后随着野外作业、勘察考古,可能会发现更多更早的早期沧州人类留下的历史遗迹,将沧州人类活动历史再向上推。


  2 主持:沧州历史名人很多,有不少人或在当时影响巨大,或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。这些人有不少遗留在博物馆珍藏着。

  付继泽:沧州出现了很多名人,仅明清两代,沧州就出了十多个文武状元。其中有一个状元叫张之万,是张之洞的族兄,南皮人。他留下来一块牌匾,博物馆里有复制品,原件在南皮文保所。上面写着“枢衡介祉”四个字,是慈禧太后御笔,赐给张之万的。张之万工诗词、善书画,博物馆还有他两幅真迹。他的山水画当时被誉为“南戴(戴熙)北张”的“张”。张之洞这位历史巨人大家都知道,他在湖广总督任上,做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大事。湖北人尤其尊崇他,至今对沧州人也都非常友善。博物馆里收藏了张之洞的几件重要藏品。其一是国内最大的端砚。端砚出产于广东肇庆,最有名的砚坑叫小西洞,小西洞在张之洞主政广东之前已经久不开采。张之洞主政那里时,再次开采,出产了一批好端砚。馆藏这方,颜色发紫,中间有一道墨绿色的线,名“紫袍玉带”。博物馆还收藏了纪晓岚的文具箱。分为三层,装着多件文房工具。古代读线装书,需要修补、批注、装订,所以才有那么多工具。这些工具非常精美,每件上都有铭文,词采优美,寓意深刻。冯国璋,河间人,做过中华民国代总统。他留下来的文物比较多,除了两件玉器外,还有两个瓷板像,是江西督军陈光远为他和夫人烧造的。冯国璋号称“北洋三杰”。当时有句“学好河间话,敢把军刀跨”,很说明他在北洋军阀中的地位。

  刘增祥:南皮张氏家族出了两个大人物,一个是张之万,一个是张之洞,二人都官居一品,都是政治家,都在文化上有极高地位。张之万的文字、绘画水平很高,沧州名人植物园有他的塑像。晚清国家衰败,张之万十分焦虑,积极为国分忧。去世前几天,还喊着“上朝,上朝”。张之洞对中国近代化发展有很大贡献。孙中山和毛泽东都曾高度评价他。


  3 主持:沧州位处北方,历史上,伴随着战争、贸易、大移民,产生了数次民族大融合。民族大融合促进了文化的交融和新发展。

  付继泽:作为沧州人最能通过生活体会自己的地域性格,比如饮食、语言等习惯。先说饮食,沧州人爱吃火锅鸡,它不是川菜不是湘菜,是沧州人自创的,融合了多种菜系的做法。大街小巷各种饭店,无论什么菜系,开来开去都得适应沧州人的饮食习惯。谈到融合,在春秋战国时期这里是燕齐之间一都会,融合与战争发生过很多次。比如燕庄公在位时,山戎经常侵犯,燕庄公无法招架,就请齐桓公来帮忙,把山戎赶到燕山以北。燕庄公为感谢齐桓公,送他时不觉出了国境到了沧州。而诸侯送客,是不能越国境的。于是齐桓公抽出宝剑,指着一条沟说:从此以后,这个地方以北就归燕国。燕国在这个地方修了一座城,叫燕留城,据说在现今沧州北部。方言不用我多说,河间、献县、任丘和沧县、青县、孟村等不太一样。另外河北有两个地名,有了后就没变过。一是邯郸,一是南皮。齐桓公北伐山戎,要修缮皮革,建南皮亭,南皮之名因此而来。

  沧州挖掘的唐代墓葬墙壁上,有椅子图案。在唐代,由于受胡人影响,汉代的席地而坐演变为垂足而坐,这种椅子就被称为胡床。这是民族融合影响到日常生活的例子。博物馆有件镇馆之宝“青釉堆贴花龙柄壶”,是国家一级文物,除制作工艺之外,还体现了中国人开放、包容的精神。如果没有龙柄,你会发现它和波斯萨珊王朝时期的金银器一模一样,而且上面装饰的珍珠、葡萄、狮子,都是从西域传过来的。龙和这些元素组合在一起,证明了中西方文化交融到一定阶段在中国产生了高端的艺术品,而不是简单组合。只有文化达到了惊人的一致与相融,才会出现这样高级的艺术品。博物馆里边还有一尊狮子,也是国家一级文物——玉石狮。狮子也是外来物种,这说明中华民族开放包容的优秀品质。

  刘增祥:古代生产资料匮乏,各民族长期征战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国家进入一个战乱的时期,大批北方人南迁,也加速了民族融合。沧州少数民族占了很大比例。阿拉伯人通过“海上丝绸之路”来到中国,以手工业为生,聚居在城市,包括沧州。唐朝“安史之乱”中,伊朗一带的军队帮助唐政府作战。明代,大将常遇春是少数民族,他作战时有很多伤员留在了沧州。清代民族之间的融合就更为广泛了。


  4 主持:武术、杂技等沧州文化遗产有世界性影响,有很多典型或系列遗留。

  付继泽:博物馆有专门的两个展厅,一个是武术文化展厅,一个是杂技文化展厅,这在公立博物馆里是唯一的。以文化符号做展览,是沧州博物馆的开创性工作。去年市博物馆被评为国家二级馆也是因为整个地域文化特色展览。这些遗存、遗迹影响最大的,还是武术和杂技精神。现在整理沧州的文脉,武术、杂技都是各自一脉。“六大文脉”也好,沧州历史文化也好,它是一个整体。沧州武术文化源远流长,沧州的杂技艺人遍布世界各地。最近沧州职业技术学院办了杂技艺术学院,专门培养留学生。吴桥杂技大世界二期工程正在建设,将来是沧州旅游的热点,这是特别好的两块文化金字招牌。

  刘增祥:在吴桥出土的北朝墓的壁画上,有蝎子爬等杂技动作。整体来说,武术和杂技同出一宗,汉代开始分化。以前沧州武术叫耍把式。除了一些技艺以外,随着时代发展、生活富足,人们又有了艺术上的追求。技艺开始慢慢艺术化。进入宋朝后,沧州气候开始变得干燥,人们生活开始变得困苦。沧州杂技人到南京、杭州,再渡海到南洋包括菲律宾、马来西亚、越南、缅甸,有一些人就留在了那里,那里的杂技艺术有吴桥人的DNA。更多的人就去了天津、北京。天桥有“八大怪”,沧州占了“六怪”。沧州还吸收了大量外来民间曲艺,如《茉莉花》,它的原本创作应该是在江苏、长江两岸。但全国大概有20多个版本的《茉莉花》,南皮就出现了河北版的《茉莉花》,它有原来江南民歌的节奏,又有北方梆子腔的粗犷,显得更加丰厚。


  5 主持:沧州因临水而得名,水文化源远流长,比如海洋文化、黄河文化、运河文化、盐业文化等。

  付继泽:任何一个文明都和水有直接关系。比如幼发拉底河、彼德里斯河、恒河,中国的长江、黄河。沧州为什么会有原始人类在这里居住,是因这里古代气候温暖、湿润,多水。沧州位于“九河下梢”,又临近渤海,适宜人类居住。展厅展示的文物里面,有贝币。“货”“财”等字都是以“贝”做偏旁的,这就证明财富都和“贝”有关。还有河蚌做的工具,都和水有很大关系。我们近期要搞一个大运河图片摄影展,其中两个单元就是说运河的渊源。五百里运河图,千百年运河情。古运输瓷器多走水路,历史展厅里有很多沧州出土的全国各窑口的瓷器,说明沧州水路纵横。另外沧州东部海丰镇遗址发现的金元遗址里,出土了很多红绿彩的小人偶,有的穿着和服,有的抱着小狗,有的拿着执扇,是日本和韩国人的形象。这证明了通过大运河到达海上,这些瓷器要出口到日本、韩国,甚至是东南亚等地。博物馆还有一件文物,唐胡人俑,这说明当时胡人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。大运河开通后,沧州是因运河而兴,从南方江浙地区拉来了谷米运送到北京,然后从沧州运盐回到南方。杂技艺人走江湖有一句话:南方收了南方去,北方收了北方走,南北双方都不收,运河两岸度春秋。运河,是我们的母亲河。沧州有渤(勃)海古郡,金代沧州就有了港口,文化有渊源,历史上不落后,也并不闭塞。这体现在水上,体现在运河和渤海上。

  刘增祥:水是生命之源。对于沧州来说,宋代以前是丰水期,当时宋辽、宋金是南北对峙,为了防止他的铁骑,沧州人种了很多稻田,骑兵来了,连水带泥跑不动,稻子的产量也比较高,守军除了自食以外,富裕的还运往当时的首都汴京。秦扫平六国,统一中国以后,秦始皇想长生不老,让秦王朝延续千年,就有了徐福东渡,最后一次是在沧州出海到了日本,带去了中华民族先进的文化和一些耕作、手工技艺,使日本社会产生了一个突变。也就是至少从那时候沧州就有了出海口、港口,而且徐福东渡是记载最早的向海外移民成功的一次,彻底改变了日本社会发展的进程。还有盐,沧州的长芦盐区很大,盐区产量惊人,最高的时候占到了全国税收的七分之一。唐朝时侯,还修了一条渠,叫无棣沟,这条渠是专门运盐的。沧州从历史上来说,很长时间是一个比较富足的地方,又是军事征战的要地,历史积淀深厚。


  6 主持:博物馆建设的现代化,是为了更好地典藏、研究历史文化遗存,并以最接地气的形式展示给大众。

  付继泽:博物馆是用来干什么的?第一就是对沧州文化、历史的记录、展示、保存、研究、传承和发展,责任重大。发挥博物馆功能,要把它当作沧州人民的会客厅。让外地人改变对文学作品比如《水浒》中沧州固有的不好的印象,通过这些文物证明沧州曾经历史上的辉煌。同时也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。沧州也一样,要为我们的家乡而自豪,要为家乡的明天而奋斗。沧州博物馆要成为一个大课堂。来一次博物馆,能收获很多知识,好多知识是课本上没有的,不单是小朋友,包括成年人。这方面我们有两个举措,请进来,送出去。请进来,是希望大家多来,多听听我们讲解。送出去,包括进军营、进社区、进景点、进乡村、进校园。和好多学校我们都有非常充分的联系,我们还征集“小小讲解员”,我们有少年版的讲解词。如果小朋友在这做一期讲解员,给大家讲家乡的历史文物,这个经历会在小朋友的成长过程中留下非常重要的一笔,会激励他学习更多的中国传统文化知识。

  刘增祥:博物馆建得很漂亮,除了建筑以外,内容比较丰富,而且有几个专厅是咱们的亮点。想要发展的话,一个是馆藏要继续丰富。除了政府渠道外,还要通过多种形式去民间征集。另外,博物馆要面向大众,服务社会,可以和一些社会机构合作,走出去,请进来,形成一种互动。文物不言自带魂。


分享